zhishi
首页 > 养生保健 > 饮食健康 > 正文
内容搜索: rss
小说:青城问道首发
在天劫击溃老蚌肉身的瞬间,一道白光一下子冲出蚌壳,,笔直冲向悬停在半空中的蚌珠。在白光即将接触蚌珠的一刹那,一道无形的屏障同时罩住了蚌珠和老蚌的元神,与此同时,一道细细的白线直挺挺地向蚌精的元神飞去,一下子钉住了蚌精的元神,元神左闪右闪,可每每有一道白线环绕,使其在罩中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,速度更是分外迟缓。正是林老头“辛金如意针”和乌家兄弟的“乌光煞气罩”。

  “哈哈,总算困住这妖物了。”

  “那是,那是。都亏兄弟你的宝罩厉害,才能在不知不觉中让这妖物中计。”林老头连声恭维。

  “哎呀,若非老哥你的金针一下子钉住这妖物,怎么能这么顺利地擒住这妖物。”乌老大嘴上连连赞叹,“而且,我的乌光罩也只有点困人的能耐,哪里比得上老哥的金针厉害。”他眼中更是流露出一丝丝艳羡、贪染的意味。

  在两个老家伙互相吹捧的时候,老蚌的元神似乎是知道自己命运了,停止了自己的活动。

  一道白光闪过,一个身穿牡丹薄水烟逶迤拖地长裙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的美丽双十女子出现在原地,虽然面色苍白了、略带无力之感,可是更凭添几分娇柔。

  女子檀口微开“小女子贱名珠娘,在这云梦泽潜修千载,初通修行之道不过三百余年,从未有过杀生害命之举,不知三位道友易欲何为,还望给小女子一个解释。”

  “珠娘,是吧。老夫林志信,散修人称‘林老头\’,这两位是乌家二兄弟,乌一,乌二。”林老头说道。

  “去你妹的乌一,乌二,老子乃是乌乾坤,这是我二弟乌如意。”乌老大反驳道,转而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个,珠娘是吧,你也别说什么废话,就算你洁身自好,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甚至,平时没事救救落水的渔夫,在求雨的时候,发发慈悲救救灾民。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,有道是: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,我们修行中所求的不过是羽化登仙,成就不死不灭的仙人。而你能否大发慈悲,借你内丹一用,祝我在道途上更近一步。如何?”

  “想来,你是断不会放过我……..”说话间,珠娘秀口一吐,两颗蚕豆大小的淡蓝色圆珠被吐了出来,带出了呜呜风声,越转越快,越转越大。

  见此情形,“不好,居然是玄阴葵水阴雷。”乌氏兄弟连忙一掐指诀,在珠娘的身旁不远处,原本透明的空气中出现了一道乌蒙蒙的屏障,瞬间屏障变的坚固起来。霎时间,两者撞在一起。一下子,乌氏兄弟吐出一口血来,而蚌精珠娘更是难受,元神溃散开来,重新化作烟雾,几乎不成样子。

  “妈的,害的老子少了了半条命,老二,上,把这臭娘们元神收了,晚上,咱们好好炮炮治治。嗨嗨,这娘们看起来花容月貌,想来滋味肯定不错。老子也很久没开荤了。”

  在乌老大心中暗暗高兴之时,面色一直笑笑呵呵,看起来一直憨态可掬的乌老二突然全力出手,一掌打在乌老大腹部,顿时打得乌老大从半空中掉落下来,掉在湖中。

  这一幕看的林老头心惊肉跳,急忙遁光逃出百丈开外,这才大声喊到:“乌兄弟,你这是干什么,自家兄弟,你又是为什么坏了这五六十年的兄弟情义。”

  “我呸,什么狗屁的兄弟情义。前些年在那老鬼师傅那学艺,那老鬼炼出一炉太乙黄芽培元丹,想让我们两试试丹毒,可这家伙却哄我把俩粒丹全吃下去,搞得我现在这幅肥头大耳,五味失衡的样子,如今我坎离不济,修为无法上升。你又欺负我实力不济,故意把煞气罩这部分给我修炼,又让我五脏受损。这可都是拜我的好好哥哥所赐。我现在要不杀了你,我这些年所受的痛苦,又如何缓解。大哥,我这五毒混元掌的滋味不好受吧。”

  只见乌老大挣扎在水中,显然是不识水性,再加上毒气已经由腹部向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等五脏六腑蔓延,毒气越发攻人。而且,这五毒混元掌乃是混元玄真教内门弟子必修的一门功法,乃是用蝎子、蛇、壁虎、蜈蚣、蟾蜍五种毒物,在辅石胆、丹砂、雄黄、慈石和礐石这矿之五毒,勾起人忧苦、思苦、愁苦、哀苦、悲苦这心中五苦,既伤肉身,又伤魂魄,乃是混元教的知名功法。

  而乌老大身为散修,不像玄门正宗那些修士修身养性,根基雄厚,平时静修又不到家,突遭大变,肉身已经被五毒掌所损,心中的痛苦又被沟引出来,胡魂魄大为受损。现在他只是硬生生憋着一口气,想来是兄弟之间的背叛让他还保留一口元气。

  发泄完心中的一口闷气,乌老二仍旧皮笑肉不笑的对林老头说道:“林老鬼,你也别硬撑着,我那煞气早就练的无色无味,你在傍边问了那么久,也该感觉到舒服了吧。

  这时的林老头也是有苦说不出,刚刚他还趁着乌老二大意之际,偷偷拿起蚌珠逃走,可刚刚运气发现,自己早就浑身使不上劲,自己苦练多年的真气也被牢牢的锁在丹田,可以说,自己已经毫无办法。除非,自己的辛金针能从乌老二的煞气罩中出来,可乌老二也修炼多年的散修,人炼跟狐狸一样精,他怎么会犯这种小错误。唉,这回老命悬了,可惜了。

  这时,乌老二已经来到乌老大面前,看着狼狈不堪的大哥,心中涌现出无尽的快意。正在苦苦忍受五毒掌煎熬的乌老大连忙其哀求道:“二弟,二弟,你放过我吧。要知道,这些是错可不全在我。当年,你运功出了岔子,我苦苦求师傅。师傅才想出了以毒攻毒的法子。而这煞气罩可是我们当时凭运气所…


更多精彩:
开奖结果 http://6333.us

zhishi 最新推荐 >>
zhishi 相关内容 >>
zhishi 内容评论 >>
    load...
昵 称:
邮 箱:
内 容:
zhishi 精彩推荐
zhishi 赞助商链接
zhishi 关键词链接
关于我们 | 网友留言 | 广告刊登 | 版权声明 | 合作伙伴 | 站点地图 | RSS资源 | 帮助HELP
Copyright ©2005-2012 dengweihong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